当前位置:首页 > 血族维他命萍乡市芦溪县刘风诰宗祠-老夫姓刘

谢思潇-血族维他命萍乡市芦溪县刘风诰宗祠-老夫姓刘

血族维他命萍乡市芦溪县刘风诰宗祠-老夫姓刘

谢思潇 全部文章 2021-03-05 25次查看

萍乡市芦溪县刘风诰宗祠-老夫姓刘



在赣西的芦溪县,距县城约5公里的东北方向,有一片小山冲叫源溪。在这里,至今保存着一片古宗祠建筑,这就是清朝才子刘凤诰的故里。
刘凤诰(1761—1830年),字丞牧,号金门。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中举,五十四年(1789年)殿试一甲第三名(探花)。其一生功绩“以文报国”,《五代史记注》是他的杰出著作,是我国史学方面研究的一个巨大成果。
刘氏宗祠,依一小山坡而建。现存老宅四栋,中间正堂的右边前附建有一古戏台,后则为一福主祠。老宅均为砖瓦木结构。总体坐北朝南,占地面积2800余平方米。

据刘氏宗谱所载:源溪老族祖春八公于宋景年间由安成南陂(莲花南陂)徙萍(萍乡)。现有的刘氏宗祠应建于南宋年间。老宅中间正堂为刘黄公宅第,在古宅墙上的每一块砖头上我们可以看到有“源溪刘黄公祠”字样。正堂左边和左前方、右前方三栋分别为刘黄公三个儿子的宅第。刘凤诰之祖为乾四公,即刘黄公之孙,居右前方一栋(原宅据说于某年间被火毁,现存的这栋为后建,因此看起来要新于其余三栋)。乾四公于明嘉靖二十一年(公元1542年)支分入赘距源溪约20公里的赤山石观前。
刘氏宗祠飞檐画栋,历经数百年风雨依然看得出当年的堂皇风采。房子的前飞檐屋垛上都塑有凤的造型,大有展翅飞翔之态。檐下则为胶泥所塑人物、狮形等,颜色涂成彰显贵气的灰紫色。后飞檐上则多塑罗汉笑菩萨,笑态可掬,神态逼真。宗祠正堂的门上方,是“刘氏宗祠” 四个字体饱满的大字。大字的下边框,有两个看起来已经锈蚀的铁钉。原来,这里在文革前一直悬挂着一块“探花及第”绣金牌匾。当年,刘凤诰被皇帝钦点探花郎后,回到源溪宗祠,把乾隆皇帝御赐的“探花及第”绣金牌匾悬挂在了宗祠门口的“刘氏宗祠”几个大字中间。现存的铁钉正是当年用来嵌匾的。祠堂屋前均是石柱、石门框。门楣上都有镌刻精美的图案,如有代表“福、禄、寿”形象的人物,有官宦人家出行场景等图案。石柱、石门框上都有石刻楹联。正堂门上联:宫保酬庸吏户礼兵卿贰、鼎魁通籍楚齐吴越文衡。意指刘凤诰曾典湖北、山东、江南试,视广西、山东、浙江学。左前栋石柱联是:派衍南溪聚族安居由宋以来七百岁、里兮康乐保孙滋大荣封所被九重恩。此谓刘氏祖宗之渊源,同时道出一种对皇恩的感激。还有古戏台的石柱联读来令人意谓深长:作喜戏逢场家传乐事升平世、酬恩宏发愿人识丰年笑语声。石刻联字体遒劲而俊美。据说,此皆为刘凤诰亲撰。历史上刘凤诰擅联,民间传有许多他的妙联逸事,楹联自然成了刘氏宗祠一大景观。正堂门柱下有一对抱鼓石。门前原还有一对石狮,其耳向上竖起,当年人有异之,刘凤诰谓之听国家时事尔。惜乎也在文革时被村人筑作桥墩,据说并未砸坏,刘氏后代拟重新掘出搬回原处。
祠堂里椽木高梁。正堂里屋的木柱梁环抱1米有余。方砖地板詹雯婷,有天井排水。可惜正堂屋顶已没,仅剩墙壁。后堂地面杂草青绿盎然。其他几栋在结构上保存尚好。上有雕花木楼、木栏杆。里面门窗也多雕花绣朵。

祠堂右侧的古戏台建于清乾隆50年,面积约一百个平方米是萍乡众多古戏台遗址之仅存。从戏台后面的雕龙绣凤图案、彩色木板和六根方形石柱下端的狮虎图案,可见当年热闹繁盛、歌舞升平之景况。古戏台石柱的对联,经村民用墨水填涂,显得清晰可见。古戏台唱戏直到文革前。血族维他命
古戏台后面则是一座自元代以来的神社,村民叫“福主祠”。祠里香火不断,保存较好。祠前左墙角下用砖头围砌一青色的参差怪石,若有1米来高,前也供些香火。村民叫“猪仔石”。据说,当年刘氏祖宗从外买一小猪回,为便于挑担,路上捡一石头绑挑在另一头平衡。回来后,石头也就随意弃丢在门前。后有人发现此石似乎看长,便认为此石有灵气,就供奉起来。据说村人养的猪若有不适,只在此石前求碗水喝就好了。
寻访刘氏宗祠和刘凤诰故居

破败的刘氏宗祠

历经风雨依然完好的古戏台

帝钟岩前飞檐翘角的牌坊
由乾隆皇帝钦点的“探花郎”刘凤诰的宗祠在芦溪源南乡,记者近日欣然前往,寻访刘凤诰宗祠,由此参观到刘氏宗祠的古老戏台,并诵读到刘凤诰亲笔撰写的对联。
刘氏宗祠共有四座,加上一座古戏台,构成了一片面积几千平方米的古老建筑群。刘氏宗祠位于源南乡源溪村,至今保持完整的有两座古祠堂。刘凤诰祖先祠堂位于前面左侧,坐北朝南。右侧为其祖先的二房、大房两族,刘凤诰的祖先属第三房。从三房与二房两栋之间穿过去,后面是一座总祠堂,其檐下石柱上留有一副楹联,左联是:“派衍南溪聚族安居由宗以来七百岁”,右联是:“里兮康乐保世滋大荣封所被九重恩”。刘氏的后代介绍说,他们的祖先从广东而来,在此繁衍生息,后代又从源溪分离出去。金甫公祠门石柱上至今留有这样一副对联:“源衍南陂瑞谒金芝燕翼贻谋积八世,溪环北阁祥凝甫草鸿基永奠庆千秋。”翻开源溪刘氏宗谱,记者看到了刘凤诰在被钦点探花郎之后,为重修宗祠寄回银两而写的信件,落款是族孙凤诰恭贺。寄回家书及纹银百两的时间是乾隆乙卯冬。刘氏总祠大门口原先有“探花及第”的绣金古匾,“文革”中被毁掉。
刘氏宗祠总祠的南边有一座古戏台,如今经过村民修缮,戏台大致保存完好。从戏台后面的雕龙绣凤图案,彩色木板,和六根方形石柱下端的狮虎图案,还依稀可见昔日这里人丁旺盛歌舞升平的盛况。古戏台石柱上的对联大致还能看清,一副是:作喜戏逢场家传乐事升平世,酬恩宏发愿人识丰年笑语声。一副是:祈报本先民息蜡歙幽宜雅乐,和平依古调清歌妙舞答神庥。刘氏后人告诉记者,这些对联都是刘凤诰亲自撰写的。如今的古戏台四周野草丛生,碎瓦满地,极少有人光顾。这样一种宝贵的文化遗产,这样保存完好的古戏台,真值得很好地保护和开发。
记者是一个喜欢寻根问底的人。初冬时节,又来到上栗县赤山乡石观泉村,寻访刘凤诰的故居。听刘氏后人讲,刘凤诰的父母从源溪宗祠分家后,就一直住在赤山石观泉村。石观泉村名的得来,是因为村中有一眼碧绿澄清的泉水,几十个筛眼泉终年突涌,冬暖夏凉,泉水正对面的帝钟岩,植被丰满,满眼青翠,洋溢着一派古风绿韵。清代探花郎刘凤诰就出生在这里。他喝着观泉的水长大,在帝钟岩秀美风光中读书耕种。他出身贫苦的农家,六岁丧母,从小嗜学如命,勤奋刻苦,中进士后去京城参加殿试,身上仅有14吊钱,只好一路步行,实在走不动了才租骑毛驴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乾隆54年(1789年)刘凤诰中一甲第三名进士(探花),后又升任翰林院侍读学士,一生留下了不少流芳百世的诗词、对联。山东省济南市大明湖那副著名的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的妙对就是刘凤诰题写的。
刘凤诰以其敏捷的才思和正直的人品,留下了闪耀的才名、诗名,为萍乡这块土地争了光。200多年过去了,当年乾隆皇帝钦点的探花郎的府第是什么模样?他在家乡留下了什么鲜为人知的传说和故事?热情好客的退休医生,刘凤诰的族人刘思政先生首先引领我们一行人观看观泉。只见一眼四四方方的泉井,井水青碧如玉,泉边一块四方麻石上镌刻着“灌泉”二字,刘思政先生介绍说,“观泉”实为“灌泉”,后人都写成“观”,久而久之,只好以讹传讹了。观泉的前面,有一个长方形的大水池,供村民洗衣洗菜。我们仔细辨认,发现了一块已经被当作洗衣石的2米多长的大麻石,石头的侧面,清清楚楚地刻着“恩科进士一甲三等及第乾隆乙酉”十几个字。
沿着观泉向前走十几米,便到了刘凤诰的故居。这座四幢三进面积近1000平方米的大宅子,如今已是一副破败颓废的景象,屋子里满是青苔,积水。七八米高的正厅圆柱,已经腐朽不堪爬满白蚁,只有那高高的石雕花窗,还显出一点当年探花郎府第的高贵与奢华。据刘思政先生介绍,解放时,刘凤诰故居尚存有雕龙画凤的牌坊,并有家具、文房四宝及刘凤诰身着官服的画像。那时的刘凤诰故居还残存着气派与体面。传说刘凤诰家中有一桌玉碗,就是三伏天盛饭菜,一个星期也不会馊。1937年,张学良少帅和夫人于凤至在萍乡被软禁期间,曾到这里造访,咏物抒情作诗题字,这些都在“文革”中被当作“四旧”被彻底毁坏了,想来真令人惋惜。
赤山观泉村,流传着刘凤诰许多有趣的故事。刘凤诰自幼聪明多才,曾以“竹篮盛笋母怀儿”妙对老汉的“禾秆绑秧父抱子”,曾以“红喜事白喜事红白喜事,哭不得笑不得哭笑不得”一联救了一户刚死了人又要迎娶新娘的人家的场。传说,刘凤诰左眼有较严重的眼疾,殿试时,乾隆皇帝戏问:“刘凤诰,独眼何登状元榜?”刘凤诰答道:“皇上,残月堪照天下。”乾隆口吟上联:“东启明,西长庚,南极北斗,谁是摘星子?”刘凤诰马上对出下联:“春牡丹,夏荷花,秋菊冬梅,臣本探花郎。”按才学刘凤诰本应点状元,但乾隆皇帝见他其貌不扬心中不悦,因为聪明的刘凤诰在对对联时以“探花郎”妙对皇帝的“摘星子”,乾隆皇帝只好顺水推舟,钦点刘凤诰为探花。
刘凤诰故居的斜对面,有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,名曰帝钟岩。远观帝钟岩,但见群山之中有一突兀的石英地貌山峰,山上植被茂密,青翠欲滴,沿着一条田间小道走近帝钟岩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两层飞檐翘角的牌坊,上书“第一佳境”几个字,两边的对联是:风景这边独好,洞天福地真秀。走过牌坊,便可见三间庙堂,中间的一座庙堂的横额上写着“帝钟岩”三个字,两边的对联是:作庙翼翼,维石岩岩。同行的刘炳继先生说,这是刘凤诰亲自创作并书写的对联,极有收藏价值。三间庙堂的后面是一个宽大的溶洞,岩顶上有一座钟乳石,据说有人以石击之,其声若洪钟。此岩为何取名“帝钟”?据说,古人称人的小舌为“帝钟”,岩上下垂的那块钟乳石酷似人的小舌,“帝钟岩”由此而得名。我们一看,连连叫绝。帝钟岩的两侧地形还有“左狮右象”之说。曾有人预言,此处地形气象非凡,必出贵人。帝钟岩的灵山秀水还真是孕育了刘凤诰这样的旷世奇才。
在帝钟岩庙里的墙壁上,我们发现了一首题为“渭田里门八咏之一”代序的诗。诗中写道:“葩经咏崔嵬,石山坚戴士。高顶罗群材,登临众山俯。云岩福地幽,奇胜卓环宇,左蹲狮狰狞,右伏象容与。泉滴韵铿然,年深得钟乳。帝钟旧有名,阅历多年所……”这首诗对帝钟岩的雄姿作了很好的注解。帝钟岩下,本是一块干燥开阔的避暑胜地,然而在1958年大跃进时代观泉村凿了一条水渠穿过帝钟岩后,岩下就变得阴暗潮湿了许多。刘思政先生说,这里当年非常繁华,有戏台、茶楼、书院等。宜春、赤山一带的村民都来这里看戏,非常热闹。
淅淅沥沥的雨一直下个不停。快要结束寻访了,我在刘凤诰故居前的观泉捧一把清澈的泉水洗把脸。回头望一眼秀丽的帝钟岩,再看看眼前破败不堪的刘凤诰故居,心中不禁涌出无限感慨:萍乡物华天宝人杰地灵,一直是文化礼仪之乡。萍乡出了文廷式、刘凤诰这样在清代有重大影响的人物,无疑是我们萍乡的骄傲。我们盼望他们的故居能得到很好的修复,盼望文廷式、刘凤诰的名气能活跃萍乡的文化经济。
来 源:萍乡日报·双休刊
——老夫姓刘老夫声明
“老夫姓刘”所有整理的“刘”姓资料和相关信息,并不能保证所有信息准确无误,所以请有知情的宗亲对有误的部分信息指正,以便平台更新纠正,减少或避免“刘”姓相关的一些错误信息,尽量保证以后承载下来的资料都真实有效,再此感谢各位宗亲的大力支持和理解!